中山大学生物数字博物馆简介

中山大学生物博物馆经过近200年的历史积淀,无数生物工作者的辛勤工作,现以20多万号植物标本、60多万号昆虫标本、3万多号各类动物及化石标本的馆藏资源,在全国高校院所中名列前茅;共包括三个标本室:植物标本馆、昆虫标本馆和动物标本馆;在此架构的基础上,于1998年开始筹建、2000年11月正式成立的。旨在充分发挥馆藏标本在教学科研过程中的各项功能作用,更好地普及科学、服务社会。自2000年11月起,先后被广东省和广州市认定为"广东省科普教育基地"、"广州市科学技术普及基地",定期为广州市的中小学生和市民开放,每年接待超过20000人(次)。
2001年11月,在教育部的统一领导下,中山大学生物数字博物馆项目正式启动并开通,近万个物种的标本及其相关数据以多种形式陆续上网。这是教育部《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现代远程教育工程"网上公共资源建设项目之一,通过互联网,实现资源共享,从而使馆藏资源不受时空限制,在更广阔的空间,随时发挥其功能作用。

一、中山大学生物博物馆简介
1.植物标本馆:
植物标本馆始于1916年的CCC (Canton Christian College)标本馆,标本馆在"国际植物命名法规"大会上拥有表决权。
标本馆现有已归档高等植物标本20万号,其中有3万余号采自包括巴西等20余个国家和地区的标本;国内采集点复盖了全国所有省市、自治区。最早的馆藏标本采集于1821年。
模式标本约1400种,其中约1100个为主模式,属的模式标本20个。
除丰富的主模式、副模式标本外,中山大学植物标本馆的大部分馆藏标本都已经过慎重的分类学鉴定,很多著名植物学家如:陈焕镛、秦仁昌、胡先骕、蒋英、张肇骞、方文培、侯宽昭、张宏达、E. D. Merrill、A. Rehder、F. A. McClure、E. Kobuski、F. P. Metcalf、W.W.Smith等都在本馆留下了珍贵的研究资料和手迹。
标本馆有附属竹子标本园,集中了我国各地区的竹子110种,拥有我国最多的活体模式标本,是竹类研究中极其珍贵的资料。
标本馆有藻类、真菌、苔藓植物标本3000余号,其中有许多为模式标本;植物化石标本3000号。
木材标本室是全国为数不多的高质量木材标本室之一,含有全国各地及国外珍贵树种的木材标本约2000号。
以丰富的标本资源为基础,中山大学科研人员主持并完成了《中国植物志》的金缕梅、桃金娘、杜英、海桐花、椴树、山茶等科的编写工作,还参与樟、木兰、苏铁等科以及《中国高等植物图鉴》的大量编写工作。此外,还参加与各地方植物志如《海南植物志》、《广东植物志》、《广西植物志》、《西藏植物志》、《云南植物志》等的编写;深入开展了种子植物系统、被子植物起源、中国植物区系的研究,提出了华夏植物区系理论;开展了被子植物木兰、金缕梅、杜仲、连香树、毛茛、红树、千屈菜、使君子、山茶等科,裸子植物苏铁、银杏、买麻藤、红豆杉、水松、麻黄等类群的分子系统学的研究;开展了石灰岩地区植被、湘鄂贛交界处植被的研究;提供了濒危植物研究中所需的基础资料;向各地提供了编写地方志所需的资料;自1978年以来为中山大学植物学专业的30余名博士生和50余名硕士生提供研究资料;向国内外来访学者提供所需调阅的标本。

2.动物标本馆:
动物标本馆建于三十年代,。目前馆藏的剥制、浸泡、骨骼及化石标本有3万多号, 规模在国内高等院校中名列前茅。大部分馆藏标本采集于我国南方地区,具有鲜明的区域特色,同时也收藏有为数不少的我国北方地区和国外的珍稀动物标本,并拥有一定数量的模式标本。在剥制标本、骨骼标本和浸泡标本中属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标本有:哺乳类大熊猫、金丝猴、长臂猿、虎、豹等18种,鸟类有绿孔雀、孔雀雉、海南山鹧鸪、褐马鸡、丹顶鹤、白鹳、朱鹮等26种,爬行类有辛氏鳄蜥、巨蜥、黿、扬子鳄、蟒等6种,鱼类有中华鲟、白鲟2种,以及鸵鸟、食火鸡、企鹅、蜂鸟、天堂鸟、猩猩、斑马、土豚、北极熊等国外的珍稀动物标本。
动物标本馆所收藏的标本对于研究我国尤其是华南地区动物资源分布、演化历史、分类鉴定提供了不可或缺的数据与资料。丰富的动物标本资料还为病原学的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标本室科研人员撰写了《海南岛的鸟兽》、《鸟类学》等专著二十余部及论文300余篇,建立了广东省(海南岛)动物区系的理论体系。近几年来,先后为广东省和广州市野生动物保护法规的制定、野生动物的驯养、以及城区和农田鼠害防治等方面向各级政府机构提供了大量的有关理论指导和数据。动物标本室一直作为本科生和研究生的教学和科研基地,而且还经常性地接待国内外学者的参观、调阅。

3.昆虫标本馆:
中山大学昆虫标本馆的前身是在亚洲享有盛誉的原岭南大学自然博物采集所昆虫标本馆。在1953年移交给中山大学时,有针插昆虫标本18万余号,现已超过60万号;按种数计,已定名标本近6,000种;其中模式标本有近600种。最早的馆藏标本采于1914年。馆藏昆虫标本采自全国各地,尤以华南、香港、台湾地区为最多,也有采自日本、前苏联、美国、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缅甸、印度、巴基斯坦、锡金、澳大利亚、英国、法国、以色列及非洲的标本。
上个世纪30至40年代,主持本馆工作的德国昆虫学家贺辅民(W.E. Hoffmann)和美国昆虫学家嘉理思(J.L. Gressitt)多次组织考察队前往各地,采集大量昆虫标本。贺氏主要从事半翅目分类;嘉氏专门研究中国天牛及叶甲的分类,并著有《中国的天牛》和《中国及朝鲜的叶甲科》,为我国天牛及叶甲的分类奠定了基础,两科的模式标本共360种,定名标本有1037种。
在丰富的馆藏标本基础上,1981年以来标本馆科研人员共发表论文400篇(本)、昆虫新种162种。其中,已故中科院院士、我国著名的牙甲科分类专家蒲蛰龙发表牙甲新种30余种 ;主编《海南广东的天牛》彩色图鉴、《中国动物志》昆虫纲蚱科;参与编写《中国经济昆虫志》鞘翅目天牛科(三)、半翅目(一)、半翅目(二)、《中国动物志》蝽总科、盾蝽科与荔蝽科、《福建昆虫志》、《湖南森林昆虫图鉴》、《海南森林昆虫》、《长江三峡库区昆虫》、《贵州茂兰山昆虫》、《浙江天目山昆虫》、《拉英汉农业昆虫名称》等。在我国已出版的十多册《中国动物志》昆虫纲、五十多册《中国经济昆虫志》及其他昆虫分类专著中,大部分都利用了我们的馆藏标本。昆虫分类室还拥有5,000余册昆虫分类图书;在此基础上,华立中正在编写《中国昆虫名录》,现已收录7万余种。培养昆虫分类学博士生7人,硕士生32人。国内外不少昆虫分类专家经常到本馆工作、借用或交换标本。

二、中山大学生物数字博物馆简介

数字博物馆与传统意义的博物馆的最大区别在于实现互联网上的资源共享,可以更加有针对性地对展品进行数据加工,可以广泛使用多媒体技术进行数据的形式表现。因此,我们着重利用现有的网络多媒体技术,以活拨多样的形式更好的展示展品及内容
1.生物数字博物馆的结构
生物数字博物馆共有四大模块:
展览厅:通过场景数字化虚拟手段,立体地多视角地展现中山大学生物博物馆的展览形式与内容,并有缩放功能,观众能更加清晰全面地看到一切想看的、一切想看得更清楚的内容。
馆藏精品:包括模式标本、濒危珍稀物种标本、具有重要生物学意义和经济价值的物种标本。以静态网页的形式,通过视频播放、标本图象多视角及任意视角同步缩放处理等手段,为观众提供完全的高清晰度的详实准确的标本数据资料,以期全面实现共享。
标本数据库:目前,已有近7800号动植物标本数据已陆续入库,我们为观众多种形式的查询系统和浏览系统,全部工作将于近期完成。
生物数字博物馆网站:作为数字博物馆的延伸,根据到数字博物馆的功能和使用对象,生物数字博物馆网站建有如下模块:动态、标本数据库、模式标本、视频点播、视频直播、参考文献、生物科技报导、学术交流园、聊天室、通讯录、网络导航、科普园、馆藏精品、生物馆信箱。有些模块与数字博物馆发生重叠,使用者可以选择进入路径,浏览、查阅和参与。

2.生物数字博物馆的数据表现形式
(1)主要有图象的缩放、旋转、虚拟、视频技术,对于微观生物实现体视镜下的远程操控等。
(2)用条形码标识标本,便于标本数据化过程中的管理与识别。
(3)数据化标本资料:包括采集记录(即采集人提供的文字记录,包括采集人名、采集号、采集日期、采集地点、植物俗名、植物性状描述、生境等)、鉴定记录(包括科名、属名、种加词、命名人、种下分类单位、种下加词及种下命名人以及鉴定人、鉴定日期);采集记录与鉴定记录之间有一对多的关系。并补充拍摄物种的活体形态、行为、生境等图像资料,录制动物、昆虫的鸣唱、叫声及声波资料。
(4)文献资料的编写和录入:包括物种的形态特征、习性、地理分布、生境资料等。编写文字说明、采集文献资料。
(5)图文资料用数字水印加密:为了保护知识产权,对重要文本、图像、声音和视频信息根据所要嵌入的对象的不同,选择可见或不可见的数字水印加密。与传统的加密系统不同的是,数字水印加密的主要目的不是限制用户对资料的访问,而是确保资料中的水印不因数据压缩、图像增强和裁剪等处理而改变或消除,从而能够证实数据的所有权归属,并防止数据遭到破坏,保证了数据的完整性。
现在,中山大学生物数字博物馆数据采集已完成大部,正在进行后期校对整理工作,很快就将全面上网面世。在标本的数据化过程中,在数据的采集撰写、标本的鉴定整理、其它相关资料以及参考资料编写过程中,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在职和已退休的相关学科的专家、教授不辞辛劳,积极参与,他们的名字是:刘兰芳教授、李植华教授、缪儒槐教授、梁铬球教授、张宣达教授、关贯勋教授、徐利生教授、徐润林教授、贾凤龙副教授等。在此,我们深表感谢!